米酥在日常搞事。。

这里是米酥了!叫阿酥也可以啦~
重度洁癖!!
坚决不拆不逆!
不玩多p!
接受女装攻!!
拒绝性转!拒绝性转!女A男O可以!
目前凹凸/怪诞/开宝/ut,白嫖患者注意!!
安雷!安雷!安雷!
超级雷安艾!!雷安艾!!
拒绝双安!!拒绝双安!
雷卡友情向ok
站定伽小,坚决否定伽受
总之这里是重度洁癖,非常严重,特别严重,很严重!
任何cp都站定不逆不拆
以下:
凹凸世界/安雷
开心宝贝/伽小
happytreefriends/觉军
怪诞小镇/billdip
黑执事/塞夏
undertale/杂食
阿松/paka松
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/龚大
sally face/LS
犬夜叉/犬薇
小马宝莉/图书组
猥琐传说/红蓝
大概就这些。。。

凯莉小姐姐迟到几天的生贺,那套万圣节装真的超可爱可爱!!上色后的不忍直视就不发了(望天

全是摸鱼,p2是福穿自己私服。。
后面狂草。。

永远都走不出去了。。。

大师兄真的很美,很美。。(私心打上龚大tag

小小抱怨下,自己是重度洁癖,看见炒鸡喜欢的大大是杂食并且随时可能会拆cp并且产逆家肉,心情好复杂,想取关又下不去手啊!!!

就是谈一谈同人圈中的“正常向”

可以不喜欢但请不要进行言语攻击,谢谢配合

月光渺渺:

  就是最近我翻雷祖手书评论区的时候,经常能看见什么“这是我见过的除了xx以外唯一的正常向cp了”也经常能在其他的bg手书视频里看见”终于有正常向的了”,所以想说一说这个问题。


  这话的意思基本等同于:


  bg=正常


  bl=不正常


  gl=不正常


  也就是说这话是带有歧视意味的,就跟那套同性恋是精神病人没什么区别。


  但是有人跟我说“圈子里都是这么区分的,没有什么高低之分。”


  我不混圈,就是安心产粮,但是我就是想吐槽这个。


  凭什么我要听你们说人家正不正常?你都已经把他划分到不正常这个区域了你跟我说没有高低之分?这已经是歧视了好吗?bg也是谈恋爱bl也是谈恋爱gl也是谈恋爱怎么你们bg就是正常咱们blgl就是不正常了?你们圈子就是这样区分的,用正常和不正常来区分?


  你在那里说着没有高低之分可是心里已经默认blgl不正常了已经下意识觉得这句话没错了你跟我说没有高低之分?


  那句“同性恋是精神病”被人们骂成了屎为什么这句话还留着还被一大堆人捧着,你们同人圈就是这样的?


  凭什么由你们决定批判这对恋人正不正常,这个性向正不正常,你们有什么资格?谁给你们这么大脸?


  别跟我说没什么,被别人贬低的不是你你怎么知道他们想的?我是腐女+百合控,我听见有人贬低百合和耽美我心里真的跟被刀扎一样,你们能理解吗?


  我不混圈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我就是觉得这句话带有贬低的意味,不管你们在后期再怎么给这句话洗白它原本的意思就是:同性恋不正常。


  真恶心。


  不管是说这句话的人,还是给它洗白的人,都恶心。


  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这一系列的话。


  我希望你们以后也不要说,因为心里像是被刀扎的不是你们。


  如果可以,请点个推荐,我希望更多人听见,我不认识大佬,所以只能让我的粉丝点,你们可以对我的文保持白嫖的态度,但这个一定要点推荐。


  你要是在评论区乱说,我就把你挂出来,不给你留面子。


  当然了,这东西没人看我也理解。

姑娘你造你已经红到国外了吗:)
婊##子

橙菌:

wc大佬没救了。
我手贱瞎了眼。

瑞比酱:

【挂人】

不想辣眼睛首先请自觉屏蔽

因为列表里的天使们已经是炸了锅了
然后维希大佬又做出了一个“惊艳全场”的举动

大概都已经涉及到了“角色尊重”这一个话题了
也不清楚她是否还要持续搞事

刚刚收到了一个列表天使的消息,关于维希在自己群里发布的条漫
我不清楚这个条漫被原角色亲妈看到会是什么反应,毕竟亲妈有开放同人授权
关于维希error的授权,目前也没有做出详细解释
对于这样的情况
就不要让别人转给我了
你有意见不如说出来
而且我也说了
不是我一人对你有意见
何必?

帮你发出来吧
不谢
看着也是噎人……

我入圈一年内遇到这样的极品也是没谁了

Multiple personality lunatics


*第一次写文,勿喷
*ooc严重,慎入
*小短篇
     “啊~没想到弟弟中会出一个疯子呢~”我这样说着

     “我们怎么可能会是你啊~一松哥哥~”

     “一松哥哥要充满干劲哦!全垒打!”

     “一松?需要找大裤衩博士看看吗?”

     “哼!My dear borther,就让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 “闭嘴!闭嘴啊你们这些混蛋!!”

     “一松是怎么分辨正常人的呢?”
     “说不定你也是一个疯子呢~”
     “一松松有什么事吗~哥哥我可是很担心哦~生气了脸上可是会长痘痘的哦~”小松指着我的额头说。
     “我不是女生,像我这样的不可燃废物,就算我怎么……”
    “不要在撒娇了,一松,到时间了”
    “该醒来了”小松拿着枪对准我的脑袋。“会死的吧,脑浆流一地什么的”我这样想着。
     “你是疯子”
     “是啊,一松哥哥”
     “麻烦死了”
     “走了之后,不要想我啊!亲爱的bother”
     “全垒打!肌肉肌肉!干劲干劲!”
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     “一”
     “二”
     “三”
     “四”
     “五”
     “pong”
     “啊啊~其实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呢”“是啊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 “回家吧”
END.

其实自己也不太懂了,是昨天晚上做的梦,而我就以旁观者来看着,醒来的时候已经忘掉了一大半了。。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

于是摸了个刺刺~日常不会画手,所以说滤镜这东西真是好啊~(等等好像暴露了什么)